黄宾虹公园:墨舞独殇诗意求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座城。

每个人的城里,都有一些难忘的角落。

时光飞逝如电,不知不觉中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除了长枪、短炮、数据线、移动硬盘,每个摄影人还拥有电脑里难以计数的图片文件夹———那是他们的日记,是他们用镜头与这个世界每一次交谈的记录。

用鼠标点开文件夹,就像翻开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那些尘封的青春、梦想、欢笑和哀伤扑面而来。

行摄江湖30多年,徐军拍下了许许多多的人文、艺术和新闻纪实图片,而黄宾虹公园则是他心中的那座城里珍藏的角落之一。  

xy78103

2003年11月从飞艇上鸟瞰黄宾虹公园  

文/记者  徐莹  

黄宾虹公园,即现在的黄宾虹艺术馆,位于婺城新老城区之间的三江口,占地18000平方米,三面环水,风景怡人,园内亭台楼阁、山水奇石分布于花木绿草之中。这座建筑风格以“婺派”为主、“徽派”为辅的专业性文化公园具有中国江南园林玲珑剔透、古朴幽雅之韵致,黄宾虹的名人文化效应,更让这个公园成为金华城的一张金名片。

在徐军的影像记录中,黄宾虹公园是一个从无到有的神奇存在,不但守护和积淀着这座城市的文化,还深刻记录和展示着这座城市的变迁。        

昔日,这地方每一场大雨和洪水都会出现积水  

从滩涂到野渡到工地到公园,光阴的眼中,黄宾虹公园是一段传奇。 1989年7月的一天,洪水过后,当时还不是新闻摄影人的徐军背着美能达300相机来到城南桥下的五百滩东边,站在当时的老交警支队附近,往东拍下了金华市水泥制品厂的预制板工地被洪水袭击后积水的场景(下图一)。转悠了一圈之后,他又往南拍了一张照片(下图二),透过几个坐在江边观看洪水的市民背后的空隙,可以看见龙渎河对面在宁静的田野上有一排楼房。这排如今看来并不起眼的楼房,当年可是金华的地标,时尚、财力和身份的象征———金华宾馆。 当年的徐军,揣着一颗文艺青年的心和对摄影的满腔热忱,努力寻找着充满诗意和艺术气息的表达,每一次拍摄都带着创作的心态,认真抠细节,努力突出艺术感,很少拍大场面的全景。  

xy7883

xy7884  

上世纪80年代,黄宾虹公园这块地是市水泥制品厂的预制板工地

摄于1989年7月  相机:美能达300               

今日,黄宾虹艺术馆是一个极具人文气息的存在  

1996年10月,黄宾虹公园破土动工,1999年3月落成。黄宾虹艺术馆作为主体建筑,处在公园的中心。这是一座融合了浙、徽两派建筑艺术特色的传统民居式建筑,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坐北朝南,粉墙黛瓦,以木雕、砖雕、石雕、瓦雕和壁画作装饰,将民间传统艺术与现代建筑空间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是一座源于传统又高于传统的艺术建筑。

xy78102

xy7887

那时候,已成为《金华日报》专职摄影记者的徐军,带着新闻人的敏锐和记录城市历史的使命感,在摄影采风中更多地偏向于新闻和纪实,文化艺术气息浓厚、地理位置特殊的黄宾虹公园成了他对这座城市的关注重点之一。担任市政协委员期间,徐军曾在他的一次提案《关于弘扬金华名人文化,助力文化大市建设的建议》中写道:“金华人杰地灵、英才辈出,戏剧大家李渔、声乐泰斗施光南、诗坛旗手艾青、摄影大咖郎静山、南黄北齐的黄虹宾等都是金华名人的杰出代表。弘扬金华名人文化,发挥金华名人集群效应,造福乡梓适逢其时……” 黄宾虹艺术馆里经常举办各种书画展览和艺术沙龙,热爱摄影、书画、诗文、篆刻的徐军常常流连其间,行行摄摄中,他对公园各处的取景点都了如指掌。  

xy7889

xy7885

xy7898

xy78101

xy7899

黄宾虹公园局部

佳作,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好的摄影作品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其中天时最是可遇而不可求。 这些年,徐军围绕黄宾虹公园拍了很多不同视角的图片。“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他一直在等待最好的时机,等待最好的呈现。  

2016年7月7日,下午下班前徐军就觉得天上的浮云很美,但光线和云彩的色泽还没有达到他心目中的最佳拍摄效果。那天正是他父亲生日,晚饭全家在家里聚餐。傍晚6点多,一直留意天色变化的徐军发现窗外的云彩颜色特别美,便跟父亲说明缘由急急告退,驱车直奔黄宾虹公园。 来到早已踩好点的取景点,徐军向公园工作人员借来一架人字梯,终于趁着最美的夕照,站在合适的高度选择合适的角度,用手中的索尼A7R相机拍下了他想要的这幅晚霞中的清风楼、黄宾虹公园和通济桥全景。摁下快门那一刻,他心里只有感激和圆满。

xy7886

摄于2016年7月7日  相机:索尼A7R  

◆摄影师档案  

徐军

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浙江省摄影家协会理事,金华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从事摄影创作,1990年考入中国新闻学院新闻摄影专业,并从业余摄影走向了专业摄影。其间创作的《出站》《我的祖国》《谢年》《山村孩子的“世界杯”》等百余幅作品分别在国际摄影艺术展览等国内外艺术摄影和新闻摄影比赛中获奖,多篇论文和研讨文章分别在《中国摄影报》《人民摄影报》《新闻战线》《新闻实践》等专业刊物上发表。





点击或扫一扫二维码下载金华新闻客户端